ayxcom野球帝|英格兰国家德比百年恩怨

ayxcom野球帝|英格兰国家德比百年恩怨

风雨飘摇中的红魔曼联,2019年10月20日将在老特拉福德迎来宿敌-红军利物浦。

一边是高出降级区仅仅两分的凄惨曼联,另一边是全胜战绩高居积分榜首的得意利物浦。四次换帅后选择的“菜鸟”主教练索尔斯克亚,遭遇率领利物浦走上复兴之路的激情克洛普,周末对战是压垮索帅最后的稻草,还是让克洛普冷静下来?后弗格森时代深处最低谷的红魔曼联,碰上一鼓作气的红军利物浦,英格兰国家德比还有势均力敌的看头吗?

冰冷的英伦三岛,彬彬有礼又极力捍卫尊严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在一个足球圈里拥有两抹红,一抹是红魔曼联,一抹是红军利物浦。一抹红不答应另一抹红独占风头,而一种红也不承认另一种红更显绚丽。对红色的血性捍卫,曼联与利物浦两大豪门上演百年恩怨情仇,造就回味无穷的无数经典碰撞,成就旷日持久的英格兰国家德比。

曼彻斯特与利物浦从来是两个不同风格的城市,远古历史上由于政治地位、经济竞争、宗教信仰等原因一直相互看不顺眼。利物浦人从来看不上工业蓝领出身的曼彻斯特人,曼彻斯特人也从来不留余地地贬损利物浦人的食物与派头……

曼联的魔鬼队徽中,清晰可见标志性曼彻斯特大运河的身影(注:曼彻斯特政府队徽、曼城队徽中都有有大运河)。19世纪初的曼彻斯特为摆脱利物浦港口的关税控制,报复性地开挖出一条人造运河,这一事件显著地加深了两座城市的对抗与敌意。

两座竞争对抗的城市,两家伟大足球俱乐部,一种主题的激烈红色,曼联与利物浦之间慢慢燃起红色对碰的星火。

上世纪90年代之前,两家俱乐部在英格兰足坛你争我夺,各领风骚不同时代。曼联在50、60年代威慑不列颠,利物浦在70、80年代制霸英格兰,甚至称霸欧罗巴大陆。两家俱乐部的仇恨升华却源由于两件球迷都不愿提及的伤心事。没有哪一个曼联人可以原谅他人对慕尼黑惨案的嘲笑,也没有哪一个利物浦人能愉快得听闻他人对希尔斯堡惨案的深度戏谑。很不幸的是,利物浦球迷嘲笑了慕尼黑惨案,曼联球迷也戏谑了希尔斯堡惨案。

红军名帅香克利曾今说:“足球高于生死。”两家豪门俱乐部,从此对彼此只有一种定义:死敌!

步入英超时代的红色对抗,随着现代电视直播转播技术的发展,更大范围地被传播到全世界,从而也点燃了这个时代最绚烂的足球德比篇章。

苏格兰倔强老头弗格森在2002年毫不谦卑地说:“我最伟大的挑战不是现在发生的事情,我最伟大的挑战是将利物浦从王座上踢下去。”而当曼联在英格兰顶级联赛的冠军数超过利物浦的那一天,利物浦开始收到潮水般卖弄式的讥讽。

另一个苏格兰人“国王”达格利什演讲般地说:“弗格森说 ‘祝愿你归来’,老实说,我以为他也会比我先到一步,帮我热好场子呢。”利物浦在很长一段时间保持了对曼联的绝对优势,很好地保持着一份骄傲。

05/06赛季曼联绝杀利物浦,土生土长的曼彻斯特人加里内维尔狂奔50米,肆意怒吼后朝红军球迷所在看台亲吻曼联队徽,从此被红军球迷列为一号公敌。内维尔曾表示:“即便被罚120场禁赛也值。那是我的最佳时刻之一。”

地道利物浦人杰拉德曾信誓旦旦地表示:“我的家之前没有曼联的队服,而且永远也不会有曼联的队服出现在我的房间。”

还记得奥谢最后一刻幸运的门前捡漏绝杀利物浦,内维尔的张狂与兴奋;还记得利物浦在C罗首开记录后,连扳四球4:1痛宰曼联;

还记得安菲尔德球场球迷打出的标语:“再见,坎通纳和曼联……等你们有18个冠军再回来!”;

还记得曼联与利物浦自1964年后再无直接的球员交易,09年欧文曲线加入曼联后,KOP看台从此迎接他的标语是“叛徒”;

还记得曼联拿到19冠后,红魔球迷带着坎通纳面具傲慢地进入红军主场;还记得苏亚雷斯与埃弗拉之间的种族歧视事件;

还记得费迪南德与维尔贝克同样拒绝与苏亚雷斯握手,完赛后埃弗拉再近距离在苏亚雷斯面前鼓动庆祝;

金戈铁马,快意恩仇。曼联与利物浦,这两大豪门之间夹杂了太多的恩恩怨怨,怎么都分割不开。英格兰有句谚语:“You hate who you fear!”(直译:你只恨你害怕的!),或许能贴切地诠释两家激情红色的足球豪门,面对对方时的心理。

本周末的英格兰国家德比或许是近年来实力悬殊最大的一次德比,是红军一边倒碾压宿敌曼联高歌凯进,还是梦剧场不屈精神再现?又一场延续恩怨的英格兰国家德比,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简介: 向野,85后,理科男。文体从业者,足球、人文、地理爱好者。长期关注英超、欧冠、世界杯等足球赛事。

发表评论